7
张有为电商培训,没有一次是好评,都是很好!

张有为电商培训,没有一次是好评,都是很好!

央视【东方名家】系列光碟《实战网络销售》张有为讲师,集8年的企业网站推广、网络营销策划和网络营销实战经验,先后为两万多家中小企业成功实施了网络营销培训。
 
详细企业介绍
【奥鹏网商学苑】??? ??????奥鹏网商学苑是由上海奥鹏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网商张有为先生创立并亲自授课,为中小微企业与个人做网络营销的落地执行系统和网上操作实战技能培训,经过2~3天或1~3个月的实战 更详细
  • 行业:网络营销/推广服务
  • 联系人:张有为 先生
公告
2011年在东方名家开讲《实战网络销售》并发行光碟。2013年在深圳、温州及上海通过网商总裁班,带领60个老板,保姆式传帮带一年,现招收老板学员中……
站内搜索

更多 申请加入成员列表
管理员
ali15866693137
员工
yxueting
供应商
sdpyyzc
员工
更多企业新闻宝马论坛133222c0

人物 吕其明:我自豪我是中国员

作者:shonly   发布于 2021-09-12   阅读( )  

  今日,人民大会堂,91岁的吕其明收获了国家颁予的“七一勋章”,他的一生,始终在践行自己的入党誓言。

  1945年8月,15岁的吕其明光荣地加入了中国。继承父亲遗志,把自己的一切献给人民,献给祖国,对老员吕其明不是口号,是崇高天职,神圣使命。

  10岁参军,15岁入党,35岁写《红旗颂》,90岁写《白求恩在晋察冀》,91岁写《祭》……作为烈士子女,www.760226.com。吕其明说,父亲吕惠生就是他的一面镜子,也是一盏不灭的明灯。

  吕惠生是安徽无为很有威望的教育界人士,抗战时期积极投身抗日救亡运动,曾担任新四军第七师皖江抗日根据地行政公署主任。10岁的吕其明随父从军,成了抗敌剧团的小演员,跟着剧团下乡巡演,唱歌、演戏、教歌、宣传鼓动。1942年春夏之交,团里来了一位中等身材的、瘦弱的、穿着蓝布衣服的先生,先生牵着一匹枣红马,马上挂着一个小提琴盒子,他正是音乐家、教育家贺绿汀。香港马报白小姐资料大全2020!在战火纷飞的年代里,一老一少,音乐的火种就这样播下了。那段岁月,是吕其明童年时代难得的温馨的记忆,期待战争早日结束,期待能拥有自己的一把小提琴……但残酷的现实是,1945年,在随七师北上时,父亲吕惠生身患重病不得不从长江秘密撤退,遭叛徒告密被捕。

  吕惠生在酷刑下忠贞不屈,43岁写下《绝命诗》:忍看山河碎?愿将赤血流。烟尘开敌后,扰攘展民猷。八载坚心志,忠贞为国酬。且喜天破晓,竟死我何求!父亲的慷慨就义对吕其明产生了一生不可磨灭的影响。当年8月,小新四军吕其明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在老乡家里,油灯照耀15岁的他向党宣誓:为奋斗终生,以至献出生命。继承父亲的遗志,永远怀着一颗赤子之心,把自己的一切献给祖国,从那时起,吕其明心中树立了坚定的人生信条。

  1949年5月,上海解放,身为一名文艺兵,吕其明跟随华东军区文工团进入上海。部队整齐地行进在上海的马路上,同样是黄布军装、粗白布袜子、千层底布鞋,战士们背的是枪,吕其明背的是小提琴。新中国,成就了无数人的梦想,吕其明是其中之一,他成为了新中国培养的第一代交响乐曲作家。

  1997年,离休后的吕其明受邀为南京雨花台烈士纪念馆谱写背景音乐。不取分文报酬,吕其明将自己对父亲的思念全部倾注在这部作品中。实地考察回到上海,他每天伏案十几个小时,历时半年,写下了长达60分钟,分为15个乐章的管弦乐组曲《雨花祭》。何为初心,吕其明回答了。

  6月29日-30日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上海爱乐乐团将献演两场“红色情怀”音乐会,作为老团长,吕其明的经典之作《红旗颂》,以及两部原创新作——随想曲《白求恩在晋察冀》、弦乐合奏《祭》,都在演出之列。如同一台走时精准的座钟,吕其明一辈子高效地运作,“我是一张白纸,所有美丽的图画都是党和人民画上去的。”

  1956年,26岁的吕其明应导演赵明之邀为电影《铁道游击队》作曲,少时的记忆仿佛都化作画面在吕其明的眼前。1943年,一次行军路上,抗战剧团遇到了日本敌军,命悬一线。在老百姓的掩护下,吕其明和几位战友蜗居山洞,用茶缸子接雨水喝。敌军逼问老乡山上有没有新四军,老乡们坚称没有。难捱的七天七夜后,吕其明他们获救了,什么是“军民鱼水情”,他没齿难忘。“西边的太阳快要落山了,微山湖上静悄悄,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唱起那动人的歌谣……”用山东南部地区的民间音乐素材,只用一天时间,吕其明写出了这首日后传遍了大江南北的歌曲,没有用任何技巧,靠的是作曲家的一颗拳拳之心。

  大型交响乐之外,在数十年的电影、电视音乐、器乐作品和声乐作品创作中,他陆续为《铁道游击队》《白求恩大夫》《庐山恋》《城南旧事》《雷雨》《焦裕禄》等200多部(集)影视剧作曲,这些作品,如翱翔的雄鹰,飞遍了祖国每一个角落。吕其明说,他将自己的人生与共和国这七十年一起写进了其中,“听得懂、传得开、留得下,是我对音乐的最高追求。”

  去年,就在吕其明90岁生日前几天,他收到了最新出版的《红旗颂》的定稿本,老人分外高兴。西贝柳斯写下《芬兰颂》,史美塔那用《我的祖国》赞美捷克,每一个国家,都需要有对自己的祖国和民族怀有胸襟博大的爱国情怀、人文情怀的艺术家来记录时代,讴歌英雄。能为祖国写下心中的赞美诗,吕其明尤为自豪。

  90岁的员什么样?吕其明再一次用行动践行了 “永远跟党走”的誓言。新作随想曲《白求恩在晋察冀》创作于2020年新冠疫情最严重时。日日感佩于电视新闻里的白衣天使不畏艰险、救死扶伤精神的吕其明以电影《白求恩大夫》的音乐为素材,半年时间打磨和提升,创作出一部17分钟的单乐章随想曲。

  2021年春节,当看到中国战胜疫情、脱贫攻坚的报道,老人的心激动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父亲牺牲了,多少人倒下了,没有千百万革命先烈,就没有新中国的诞生。如今,盛世如他们所愿,“在所有人都庆祝胜利时,我们绝对不能忘记英勇牺牲的革命先烈”,老人写下了弦乐合奏《祭》。

  他是一名真正意义上的红色音乐家,一生须对一事深情,他用一生践行了自己最初的誓言:“我是中国员,我愿把我的一生奉献给祖国和人民”。(吴南瑶)